所有的财产包括人在内,都是皇帝的私产。皇帝拥有无限的权利,而不用背负任何责任,所以皇帝在帝国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

自从嬴政号称“始皇帝”,想要“子孙传至万世”而不改,皇帝的继承就是皇家的私事,外人不得干涉。

历史上,有很多人,主动干涉了皇帝的继承或者更换的事情,结果招致杀身之祸,灭门之灾。比如始皇帝死后,干涉皇位继承的李斯和赵高,虽然一时间呼风唤雨,但最终也落得身首异处。

还有一些人,是被动参与了皇位继承,结果也很惨。比如明朝的于谦,对皇位归属问题兴趣不大,但是没有明确的立场也不行,最后这个大英雄被冤杀。

哪怕是没有参与,说句话都有可能被牵连。比如岳飞,抗击金军打出的口号是“迎回二帝”,很明显戳中了宋高宗的痛处,也难怪后来得不到宋高宗的支持。

由于德国历史上没有向中国那样形成郡县制占主导的“帝国”,所以一直是王国、公国并存,很多公国的实力强悍,经常不服从国王和皇帝的命令。

另外,由于基督教会在中世纪的欧洲除了有宗教权利,还占有大量的土地,并且拥有强大的号召力(看十字军东征就知道),为了教会的利益,所以教会也对世俗权利,也就是皇帝有着巨大影响。

王公贵族和教会多次插手皇帝的事务,甚至干预皇帝继承,这就造成了德国长期没有形成像中国这样“家天下”的传统。终于在公元1356年,当时的德国皇帝查理四世正式以法律形式,确立了选举皇帝的方法,这就是德国历史上著名的“金玺诏书”。

“金玺诏书”规定了7个诸侯,这7个诸侯有选举皇帝的权利,所以叫做“选帝候”,简称“选候”。7个诸侯之中,有3个是教会的大主教,包括美因茨大主教、科隆大主教和特里尔大主教;

还有4个世俗诸侯,包括萨克森-维滕贝格公爵、勃兰登堡伯爵、帕拉丁伯爵(又叫莱茵-普法尔茨伯爵)和波西米亚国王。

自从“金玺诏书”之后,7大选候可以名正言顺的选举皇帝。这一制度持续了400多年,一直到1806年,拿破仑称霸欧洲之时,才随着“神圣罗马帝国”的称号一起消失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