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xgb365.com/,曼联

阔别英格兰足坛6年,坎通纳又重回故地见故人。英超10年最佳海外球员的奖杯在握好不风光,有些人,注定无法平凡,坎通纳就是一个,太强的个性,太重的霸气,太浓的情谊,一切都以张扬为本色的坎通纳收服了所有曼联的子民,所有英格兰人。

梵高在普罗旺斯完成了《向日葵》,感叹一声“人间仙境”,为的是空气中蔓延的高尚气质。在这片充满骑士精神的山崖畔,坎通纳接受着阳光雨露长大成人。而他刚毅的头颅、果敢的个性也由这片土地滋养。当画家的父亲多才多艺,坎通纳的涉猎广阔几乎都承袭于父亲。狩猎、开画展、拍电影,坎通纳在足球以外,同样不愁找不到自己的天地。

19岁那年,坎通纳来到了欧塞尔队踢球,这段经历让他的生命中出现了最重要的姑娘伊扎贝尔。像很多年轻人结识的方式一样,他们在一对新人的婚宴席上一见钟情。这位比自己大3岁的姑娘性格恬静沉稳,强烈吸引着毛躁的坎通纳,经过2个星期的朝夕相处,两人已是难舍难分了。可是这可人的伊扎贝尔是真正能读懂坎通纳的人,她知道坎通纳心中对足球的热情从未停止。在伊扎贝尔的鼓励下,天赋过人的坎通纳很快回归赛场崭露头角,但张扬的个性也同时为他定下了“坏小子”的名声。

闭起眼睛,脑海中浮现的坎通纳轮廓必定脑袋光光,当年他决定以光头示人着实让伊扎贝尔吃了一惊,“光头,这是什么意思?”“像蛋一样,亲爱的,就是像蛋一样光滑。”这并非闹着玩,“20岁的秃子”就这样在新闻界传开了,于是放肆成了法国人的代名词。可谁又在乎?坎通纳对太太的忠诚,对孩子的尽心,足够磨平他脸上的棱角,让人觉得可爱。

法国人的浪漫,带着孤芳自赏的贵族情节。在他们眼里,坎通纳略带卤莽的为人处事俨然是个异教徒的作为,他们从头至尾也没喜欢过他。无奈郁郁不得志的坎通纳只能来到英格兰,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过坚持自我。

1992年11月27日,坎通纳从利兹来到曼联,转会费只有100万英镑,而谁也不曾想到他会成为红魔的精神支柱。他不停地与媒体和对手过招。1995年在曼联与水晶宫比赛中,被罚出场的坎通纳受到场边对方球迷的侮辱,他毫不考虑地冲过广告牌,飞脚相向。这一脚事后在煤体的报道中被称为“中国功夫”。“他辱骂我母亲,是个男人就不会容忍,如果事情再重来一次,我依旧会伸出我的腿狠狠踹出去。”一脚换来8个月的板凳生涯,也是这样的真性情,让人们喜欢上他大丈夫的霸道。

曼联球迷尊他为国王,他改变了曼联的气质,他塑造了曼联的风格,坎通纳高高竖起的衣领,将他信念传输给曼联——永不妥协。从26年未染指联赛冠军,到垄断英超90年代,再也没有哪个队长做得比他更好。可是他走了,不回头,在自己最顶峰时。“我爱曼联,我与这位理想夫人的婚姻晴空万里。但到了顶峰,难免越走越快的下坡路,我愿意永远保留自己的高大形象。”坎通纳的离开还因为他始终不能受到法国国家队主帅的青睐,这也是他解不开的心结。“《马赛曲》对我一点儿作用也没有。我给国家队踢了四十多场球,听了四十多次国歌。就像一个光盘,听多了,你就会把它收进柜子里,不想听了。我踢球是为了让自己开心,是为了让球迷高兴。”球迷自是不会忘了他,除了诗集争相购买、新片问世买票入场,画展也是门庭若市。

让国王来评说今日的王朝,最有发言权不过。下个月就要满37岁的坎通纳借着受奖,到英格兰为弟兄们打起了气:“今年的冠军仍逃不出曼联的掌心,小伙子们比当年的我们更团结。虽然与阿森纳的实力不分高下,可我们胜就胜在命悬一线时不喜形于色的心理素质。”瞧,坎通纳还是独爱曼联,他是个真情的人。